竟然被闺蜜和男友绿了,我一气之下直接在酒吧抓了一个男人上床。。。

每日一笑  2016-08-02

搜狗截图16年08月02日1655_75.jpg

嘈杂的酒吧内,灯红酒绿,电音DJ轰鸣。
  卓晓溪喝了三瓶洋酒,豁然起身,拎着酒瓶子朝舞台方向摇摇晃晃走去。
  “卓晓溪你干嘛去!”蒋箐无奈,伸手拉她一把。
  然,她只摸到一个衣角,卓晓溪已经手脚并用的爬上了舞台,一把抢过唱歌人的话筒,大声喊道:
  “男人都是负心汉!”
  话筒尖锐噪声骤然在酒吧响起。
  舞池众人全部停下来,视线不约而同落向舞台中央,上面的小女人脸红扑扑地,目光迷离,看起来萌蠢的诱人。
  蒋菁扶额,不忍直视。
  丫不就是失了个恋嘛,至于这么亢奋!
  “楚阳就是个王八蛋,混球儿!”喝多的卓晓溪完全没有意识到台下怪异的气氛,抬手抹掉脸上的眼泪,“大家干杯,庆祝我男朋友跟闺蜜上床,庆祝我脱离渣男,解放人生!”
  台下处于震惊的人们一下子反应过来,原来这小妞儿是来这哭失恋了啊。
  “呦~美女来跟哥哥玩玩啊,哥保证比你那个王八蛋男友强几百倍,让你爽个够,哈哈。
  “你张这么漂亮,那男人瞎了眼才去找别人,下来跟哥几个乐呵乐呵。”
  下面一帮男人吹着口哨起哄作一团。
  “卓晓溪你给老娘滚下来!”蒋菁跳上去拉她下来,结果卓晓溪抱着话筒不撒手,跳着脚一把推开她,“我要唱歌,我要唱劈腿的男人都是狗!”
  “滚蛋吧你,你想唱也得有这首歌啊,赶紧跟我下去。”
  丢死人,要不是可怜她失恋,蒋菁恨不能上去一巴掌糊死她。
  摊上上这么一个酒品超烂的朋友她简直倒霉透顶啊。
  蒋菁抢她话筒抢不下来,干脆拔了话筒线连人带话筒一起带下舞台。
  “你别拽我,我要唱歌,我要唱歌……”
  酒吧的至尊vip房露台上,男人一身银色定制西装,单手插兜,左手琉璃酒杯摇晃,薄唇轻抿一口将浅淡的液体送入口中。
  男人将方才舞台上一幕收进眼底,唇角难得浮起一抹浅笑,稍纵即逝。
  卓晓溪喝得醉醺醺地,摇头晃脑地扶着墙进了卫生间。
  “咦?这高级酒吧连厕所都这么高级昂?”
  卓晓溪背贴墙壁,好奇地观察眼前的小便池,横看竖看,这本该嵌在地上的便池都是挂在墙上的。
  她左右看了一眼,这厕所里也没一个人,教教她怎么用这个厕所啊。
  一个微胖秃顶男人一进来,就看见男厕所里卓晓溪迷迷糊糊靠在墙上,顿觉眼前一亮,走上前将人堵在怀里:“美女,你一个人在这儿干什么?”
“唔,没干嘛啊,就是第一次站着尿尿,有点儿不好意思。”卓晓溪水眸迷蒙,隐约只听到有人问她在干嘛,支吾地回了一句。 

“咳咳……”秃顶男人被她呆萌地回答呛了一下,污浊眼球的精光更胜。
  尝过的女人太多,这种呆萌萝莉类型,他最好这一口。
  见女人被自己堵在墙角并未做反抗,秃顶男人渐渐大胆起来,猥琐地手掌试探地摸上了怀里人惹火的翘臀,“小美女,大哥带你爽一下啊。”
  充满重味地口气呼在脸上,卓晓溪一个没忍住扑到男人胸前呕吐起来。
  “呕——什么东西…呕,好臭…”
  “啧,真该死!”
  秃顶男人躲得快,仍被吐脏了衣角,瞥了眼四周无人,拦腰将人扛了起来。
  卓晓溪只觉眼前天旋地转,双脚离地,胃被男人肩膀膈的一阵翻江倒海。
  “放开我,臭流氓,唔……”
  “闭嘴!”
  猥琐男腾出一只手捂住肩上胡乱挣扎女人的嘴,扛着人迅速出了卫生间。
  他先把这小美人带回包厢,搞了再说!
  “唔唔…你放开…”卓晓溪手臂被男人束缚无法动弹,踢腾着双腿,高跟鞋尖鞋头一脚踢上男人后背脊椎,疼的男人一嘶声将肩上人狠狠摔在地上。
  “臭biao子,敬酒不吃吃罚酒!”
  卓晓溪被摔得头晕眼花,酒也醒了不少。
  看着眼前恼羞成怒,发狠掐住她脖子的男人,卓晓溪满肚子委屈与不甘。
  一早打个电话就听见闺蜜正跟自己男友约炮上床。
  失恋来买个醉还TMD碰见了流氓!
  TMD都以为她是面团,任人拿捏呐?!
  “你们这帮贱男人!”
  杏眸含怒,卓晓溪一记撩阴腿踹向身前男人裆部。
  她要告诉他们,她卓晓溪也不是好惹的。
  没成想她这一脚踹出去,还没到达目的地,脚下地板打滑,噗通滑倒坐在地上,而脚上的高跟鞋不受控制地越过猥琐男的秃顶脑袋,“咻”地朝卫生间门口飞去,直直朝方一进门的高大身影头顶砸去。
  “哈哈,你这小娘们儿还真是笨的可爱啊。”
  猥琐男看着地上摔得几乎晕菜的小女人,又笨又萌,很对他胃口。
  他的角度恰好看见女人纯白雪纺裙的领口,那欲隐欲现地白嫩半圆看的他身下隶时起了反应。
  “可爱你妹啊!”卓晓溪一个巴掌打在猥琐男贴近的肉脸上。
  猥琐男彻底被激怒,扬手回了一耳光:“艹,给脸不要脸!”
  卓晓溪眼看巴掌就要落下,躲闪不及,紧闭住眼睛。
  预料的疼痛没有落下来,卓晓溪抬头看去,一只强有力的大掌桎梏住猥琐男的手腕,让他无法撼动丝毫。
  男人一身剪裁得体的银黑定制西装,五官立体,精致犹如刀塑。
  她一双水眸恰好望进男人浩瀚深眸中,瞬间被蓝眸眼底暗涌的波澜漩涡吸摄,失了心魂。
  “哪个不长眼的还不赶紧给老子放手,啊——”
  猥琐男被攥住的手腕都快断了,怒骂一声,被祁邵风手腕一翻,将他整条手臂擒在背后。
  猥琐男怒然回头,污浊的眼球对上一双漆黑冷眸,祁邵风看向猥琐男的目光沁着寒霜,犹如实质尖锐戳骨,刺得猥琐男一个抖颤。
  祁邵风看着男人写满不可思议的胖脸,唇角讥起一抹冷嘲:“王总久违了。”
  猥琐男听到男人熟悉的声音,整个人如遭雷殛:“祁…祁总裁……”
  真的是他!
  王总此时早已是汗流浃背,整个人如糠抖擞,语无伦次地道歉:“祁少,我,那个,刚才我不知道是您,求您高抬贵手……”
  “哇塞,你长的好漂亮!”
  祁邵风:“……”
  一个男人最忌被人冠以有关女人的词汇。
  尤其是翻手覆云有着强者掌控欲的祁邵风,被人用漂亮这个词形容,简直就是侮辱。
  他眼底波涛暗涌,却在听见小女人接下来的话被取悦。
  卓晓溪一双大眼眨巴,嘟哝道:“这个男人居然比楚阳还好看。”
  那她找一个比楚阳还好看的搞一夜 情,岂不是能闪瞎那对狗男女的眼?!
  想到此卓晓溪已经推开挡在身前的王总,跌跌撞撞地走到祁邵风的怀里。
“帅哥,跟我回家吧。”

相关资讯

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