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富二代威胁欺负,特种兵一分钟弄垮他公司的股价!

今日头条  2016-07-18

前情回顾:退役特种兵杜扬为了给收留他的邓老汉还钱,前往云生集团应聘保安,连续两次救下总裁后被林晓月委任为贴身保镖。这天杜扬送林晓月去南市,路上林晓月居然发烧了,而后面突然出现几辆车子正在追踪,来者会是什么人?

后续:

他的眼睛直直望着前面的路,大脑思考着逃脱之路,怀里的女人终于安静了,躺在他腿上安静地闭着眼睛睡觉。

后面一辆蓝色的保时捷冲了上来,一个甩尾就要冲上来,杜扬挑准时机,在对方要冲过来的时候,直接用车身堵住,法拉第对上保时捷,谁会赢呢?

杜扬活动一下脖颈,手指握紧方向盘,另一只手护着林晓月别让她摔倒,脚下油门踩到底,一个曲线飘逸终于拉开了前后的距离,虽然只有十几米。

直至进入南市的入城检口,紧跟身后的保时捷也恰好出现在隔壁收费口,车玻璃缓缓落下,戴墨镜的银发男人,朝杜扬先竖起大拇指,而后九十度旋转,傲气十足。

这是赤裸裸的挑衅!

下一秒,保时捷如猎豹一般飞驰而去!

陌生男人的挑衅,是兴致还是早有预谋,这点杜扬还难以确定,心中却有一个明肯定的定论:这个男人还会再见!

杜扬看着消失的车尾,踩下油门转向另外一条路。

林家别墅门口,杜扬看见远处两排整齐地佣人排列,便一路开到了大门口,管家上前恭敬地拉开副驾驶的门,“小姐,您回来了!”

林晓月还处于迷糊状态,杜扬见状,侧身伸手帮她解开安全带,顺便提醒她一句,“林总,到了。”

林晓月恍惚片刻,刚伸出手就有人扶住她,没有一刻停歇就进了别墅,杜扬坐在车里等着这些人如何安置他。

林父从集团上市后就丢下大权,却没有丢了商人的敏锐嗅觉,疏离却不失礼数地看向杜扬,“既然是晓月的保镖,老李,好生招待!”

“是,先生!”老李就是刚才为林晓月开门长着。

杜扬按照要求停了车,跟在老李身后往客房走。

“我是林家的管家,有什么事不懂都可以问我,你比我侄子还小,当你一声叔也不为过!”老李灰白头发,双手背在身后,步履沉稳,杜扬不动声色地掂量了下他的吐纳,暗叹竟是个练家子!

“李叔,自然当得。我只是林总聘用的一个小保安而已,还要您老多提点。”杜扬咧嘴笑,状似无意地扬起手摸头,手掌从李管家面前划过,只见眼不眨,气不乱。

绝逼是高手!

在房间刚洗完澡,外面就嘈杂起来。

杜扬走到窗口,推开帘子,外面几辆路虎熄火,十几人站在院子里,排头人中有一个不是别人,正是顾龙。

门口传来敲门声,“小姐让你过去!”

说完就离开了,杜扬想起白天林晓月说的话,张芸的嘀咕,再加上这场面,顾龙果真是撞了南墙也准备死磕到底了。

从房间离开,刚到拐弯处,一抹人影出来挡住杜扬去处,“杜扬?”

男人?

杜扬后退一步拉开两人距离,这才看清,是个穿了男人衣服的女人,五官深邃看得出不是华人,有一种吉普赛女郎的味道,身高只到他胸前,杜扬迅速打量此女一番,“你认识我?”

“是你打了顾龙?”

杜扬没兴趣在这里被人逼问,抿嘴不打算回答。

“是你找人帮忙解了云生集团的困境?你可以不防备我,林晓月是我表姑,米国上市公司的负责人就是我。”

饶是杜扬此刻也被她的话吸引,云生集团幕后的操纵是两个女人,这着实让人意外。

纵然如此,杜扬也不打算跟她说太多话,礼貌笑笑,“林总叫我过去,能让下路吗?”

“嘴很严,不错。顾家人有个习惯,谈事情不允许任何不相干人在场,任何地方都如此。跟我来吧,是表姑让我找你的!”走出去两步的人突然停住脚步,双手背在身后,半身扭过来道:“我叫林蒙蒙。”

只是当他们放弃客厅和侧楼梯而选择了爬墙,杜扬只觉得好笑,“这条路很安全吗?”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爬上楼顶,就见李萌萌准备钻烟囱,即使这是景观性大于实用性的摆设,杜扬也不忍心让一个女人遭受这份罪,“还是我来吧!”

西式烟囱,容纳一人有余两人却多了。

林蒙蒙挑眉,抿嘴一笑点点头,吉普赛女郎的魅力在于她们与生俱来的神秘感,杜扬被她无意中流露出来的风情荡动心弦。

双手双脚撑着墙,杜扬朝林蒙蒙示意让她下来,杜扬是打算让自己当林蒙蒙的肉垫,林蒙蒙小心翼翼地下来,恰好跟他正面相对,杜扬扶着她的腿夹着他的腰,“扶好了!”

林蒙蒙藏在男装下的姣好身材在有限空间慢慢显现出来,杜扬眼神深了一分,与东方女人完全不同的西方丰腴,抱住她,鼻尖恰好碰到雪白高丰,杜扬利用双脚往下滑。

距离壁炉还有一米处有一个凹槽,林蒙蒙动了动身体,杜扬鼻尖的热气透进她身前衣服,红着脸指了指凹槽,“那里有暗道,只要——”

她还没说完,杜扬已经打开了暗道,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林蒙蒙送到了只能容纳一人的暗道里。

“顾董,顾总,大驾光临啊,请坐!”外面传来清晰的寒暄问候。

林蒙蒙拿出事先藏好的电脑,噼里啪啦开始敲打起来。

杜扬看向电脑屏幕,那是米国的股票交易板块,米国上市股票交易板块不少,但是能够让他国贸易集团进驻的只有固定的三个。杜扬看到一个叫做南海航空集团的新上市公司的交易版面,此刻林蒙蒙正在一个交流组里交谈。

“你准备做什么?”杜扬贴着她的耳朵,声音控制到只有两人才能听到。

被碰到的耳垂娇艳欲滴,林蒙蒙故作镇定在键盘上敲字,错了好几下才敲了一行字:这是商学院的鬼才联盟,南海航空集团是龙腾集团旗下的单线公司。

“依彼之身还施彼身!”杜扬赞扬地看着林蒙蒙。

林蒙蒙得意地勾起嘴角,回头激动地看着杜扬,“现在就等着表姑出手,只要把这个单线公司搞垮,龙腾集团暂时间内就没有精力扑腾了。”

杜扬饶有兴致地看着她,刚才还以为是个冷漠的女人原来都是装的。

外面的谈话终于到了重点,林蒙蒙尴尬地挪开实现,咬着嘴唇,一边盯着股票,一边竖起耳朵。

林晓月脸色苍白却还硬撑着,见对面的顾龙一脸悠闲,一想到他都是勉强装的,心中平衡不少。

林父端起茶杯,伸手碰了林晓月一下,这才笑着开口:“顾董,对于林市发生的事情,我深表遗憾,幸好顾总身体无恙,顾总是商场少有奇才,我老了,年轻人的世界,少了他,也是其他人的损失!”

顾董眼睛像毒蛇一样,阴冷且尖锐,敷衍地笑了笑并未举杯,而是看向顾龙,“林总裁这么看得起你,这几年你和林总的之间也交往不少时日,现在还没抱得美人归,可见林总裁这些也只是客气话而已。关系不同,自然态度也不同。”

顾龙冷哼一声,带着毒怨的目光瞥了林晓月一眼,显然他把杜扬的出手也算在了林晓月身上,“商场如战场,敌我不明,这么多年,龙腾集团和云生集团也算相辅相成,就不知道一条路走不长久了,再见还是朋友吗?云生集团这次在米国的股票可是露脸得很,林总的身价也翻了番吧?”

林父额头一片冷汗,想要赔笑,却无从下口,怎么会呢!云生和龙腾一直都是朋友。”

“以前是,不代表以后也是。”

林晓月站起来走向顾董,恭敬地微微弯腰行礼,“顾董,首先在这里我谢谢您前段时间对云生集团的高抬贵手。顾总想要帮云生集团提升米国股票价格,虽然这个方法我不太赞同,也谢谢顾总的美意。经过这个事,我想你是不能用相同的方法去帮你的南海航空集团升值。”

“林晓月,你说什么呢?”顾龙脸沉下来,一听林晓月想要把事情全部撇开,想让他吃哑巴亏,没门!

“不是吗?之前龙腾集团的股票似乎就经历过同样都样的情况,公司内部运作,我们都心知肚明。顾总,你这份大礼,我实在受不起。”

杜扬在心里也赞同林晓月这样做,云生集团还不足以和龙腾集团对着干,一旦被找到说辞,就能堂而皇之吞了它,现在让他打落牙齿咽进自己的肚子里不失为一个应急的方法。

“林总这话说的就让人不明白了。南海航空集团的股票一直在顾股票监事会下正常运作,林总这话足以惹上官司了。”

“那可未必!”林晓月冷淡反驳。

“电脑拿过来!”顾龙一个眼神,两个助理立刻带着电脑过来。

几分钟时间,你两台电脑上,正常的股票显示指数让顾龙气焰更胜,“林总,你男朋友对我恶意出手,你诬陷我暗箱操作,这些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林晓月看了他一眼,往电脑跟前走了一步,立刻被一个保镖拦住。

“搞定!”林蒙蒙眼里闪着亮光,修长的食指飞快地在键盘上点击,杜扬看着她的操作,太专业的东西看不懂,却有一点看清楚了,“你侵入他的电脑?”

林蒙蒙回应他一抹笑,杜扬思考两秒后,伸手拦住她,嘴角勾起一抹邪笑,“既然玩了,何不玩大点,你知道龙腾集团的股票内码吗?”

林蒙蒙瞪大眼睛,杜扬双脚撑着墙壁两边,悠闲地转过电脑,开始在交易版面登录另外一个号码,之前问那人要的,没想到现在真的起作用了。

敲下enter键,林蒙蒙扭头看向杜扬,“搞定!”

杜扬凑上去看交易版上的数字跟做云霄飞车一样,这样到明天早上,顾龙绝逼会吐血。

顾家人走了,林晓月走到壁炉跟前,对着炉洞说:“人走了,出来吧!”

杜扬先跳下来,然后扶着林蒙蒙一起出来,在小空间藏了快一个小时,杜扬习惯活动活动手脚。

“搞定了?”林晓月问两人。

林蒙蒙激动地点点头,“不止如此,杜扬还加了点东西,明天早上八点开始,新闻可能会炸天!”

杜扬靠在沙发边,双手还在胸前,“一点玩笑,无伤大雅。林总,你不会扣我工资吧?”

林晓月略带调皮的撑着下巴,“还没感谢下午的救命之恩呢,你又做什么轰动的事了?”

“我来说吧,杜扬知道龙腾集团的股票内码,再加上我的一点小手段,不出一十分钟,全世界都知道龙腾集团要抛售清盘了。”

林晓月震惊地看着杜扬,悠闲地靠着沙发的人,依旧淡定如风。

这个消息的确轰动了整个商界,抛售对一个老牌集团是非常严重的危机,即使公关团队在第一时间已经出面澄清,顾龙依旧气得跳脚,手里的玻璃杯砸到助理身上,顾龙手指颤抖地拍在办公桌上,“给我查清楚,哪个黑客敢攻击顾家的网络。你们这群蠢猪,竟然能让人动手脚抛售全部股票,如果不是补救得当——”

顾董坐在沙发里,手背青筋暴起,眼里的狠辣慢慢放大,“够了,现在在这里发脾气有什么用,给我下去查。这事一定跟云生集团有关系!要是让我找到证据,云生集团,我一定要让林枫生不如死!”

“臭女人!”顾龙愤恨地骂了一句。

顾董抬起头看他,“无能。”

“这件事我会处理!”顾龙一把抽过西服,大跨步往外走,边走边吩咐身边的助理,“立刻通知全球电子批发和零售的所有部门,云生集团的任何订单全部给我压着。招呼打出去,谁敢跟云生交好,龙腾集团下个分公司就是它!”

“是!”

“还有,消息给我放出去,云生集团上市牵扯非法贸易,别让她闲着,既然不想依附龙腾,那我就让她知道,我能纵着她当女王,也能让她跟婊子一样贱!”顾龙最后一句话,讽刺地扯开嘴角,眼神恶毒无比。

第二天一大早,杜扬已经晨练完毕,刚好碰到李叔聊几句,就见林晓月慌慌张张跑到花园,急匆匆地跟杜扬说,“快,送我回公司!”

“出什么事了?”杜扬很少李晓月这么慌张的模样,心下猜测昨晚的事有变数。

“路上说。”

“我去开车!”

杜扬开车带着林晓月刚出了别墅,就看到后面一辆车也跟着出来,然后跟他们反向开走了。

林晓月解释道:“蒙蒙回米国,龙腾集团出手了,云生集团是电子软件行业,龙腾能够控制精密零件批发,这个口子已经被龙腾堵住了,我们的订单无法准时交货,已经没有多余的流动资金调用。”

“南海航空集团呢?”杜扬看下时间,还有四十分钟八点钟,等到消息传到本国还有一定时差,或许还能做点事还弥补。

“我要做的事转移顾龙的视线,结果证明了,他针对我,针对云生集团,不做任何调查,直接针对我们集团。一个南海航空集团还不足以让他转移注意力放下云生集团。”

“如果这个下属公司受到政府注意呢?”

林晓月眯起眼睛,“什么意思?”

“这事交给我吧。林总,我这次出来没带手机,借下手机用!”

林晓月如今对杜扬是坚信不疑,立刻把手机交出去,杜扬拿过手机,按了一个电话号码。

“喂?”

“米国今天八点钟南海航空集团的股票会被金融狙击掉,在这之前让你经过南海航空集团过流通的军火商曝光,把南海航空集团的事情牵扯到国际犯罪面上。”

“喂,一上来就是这么高难度?我也借用过那个航线好不,你要断了多多少人的财路,小心不得好死!”一道尖锐的人妖声音从电话那头传过来。

接下来就是一连串听不懂的语音,林晓月一直盯着杜扬,她的猜测果然是真的,杜扬的身份或许在她预料之外也未可说。

等杜扬挂了电话,把手机还给林晓月的时候,林晓月已经从震惊中恢复过来。

杜扬饶有兴致地看着林晓月脸上的表情从震惊到惊喜再到故作镇定,并不打算为她解疑,暴露身份是不可能的,编谎话不是他的风格,不如就这样,任由她猜测去吧。

米国那边新闻大爆炸就在他们即将进入林市市道几分钟前。

听到国际反恐组织将会请顾龙前往配合调查,林晓月露出了痛快的表情,“在他回来之前,还能喘息一下。”

“不怕他回来更激烈地针对云生集团吗?”杜扬闲聊一样地问她。

“……”

见林晓月没有回答,杜扬抬头看了一眼后视镜,就见林晓月撑着额头,看着窗外的风景。

之后一路,杜扬不在开口打扰她,这是林晓月的战斗,他还是做一个旁观者比较好。

回到公司,林晓月迅速投入工作,整个集团都陷入一种低迷状态,自然不包括杜扬,来到张芸办公室门口,给上司报告他回来继续上班,结果张芸不在,无意撇到抽屉露出一角,里面的东西让他停驻了三秒。

丰胸……

回想一下张芸的身材,她不算小啊?

中午休息时间回到办公室里,马洪国看到他依旧像只炸毛的公鸡一样,“特权分子就是不一样,上班不受约束,工资还只高不扣!”

无视疯狗乱吠,拐到吴小宝跟前,瞧见他抱着手机笑得心花怒放,这是谈恋爱了?

“吴小宝,跟谁聊呢?”少见地凑上前八卦一下,就见吴小宝下意识藏起手机,一脸羞红,可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

杜扬假装出一副恶心装,“别纯情,你不适合这个表情!”

吴小宝把手机收起来,掏出杜扬的手机还给他,“有个警察来找过你,你的电话落在我在这里了,我告诉她你回来会给她回电话。”

“警察?”

吴小宝也不忘八卦一句,“女警察,很正点的!你女朋友?”

杜扬打断他的丫丫,“不是。”

这个女警自然就是许静,杜扬想事情估计离不开早上的新闻,于是拿出手机回电话。

“杜扬,你还活着啊!”许静在电话那头讽刺地打招呼。

杜扬笑笑倒也不在意,趴在集团楼天台,“我是云生集团的员工,自然跟着老板的吩咐走了。许警官有何吩咐?”

许静单刀直入,“顾龙的的事,跟林晓月有关系吗?”

“许警官怎么会有此一问?”

许静冷哼一声,“顾龙的手段很高调,云生集团现在已经到了举步维艰的地步,恰好此时顾龙惹了这么大事,难道不是报复?龙腾集团不会随随便做这么光明正大的举动,之前顾龙也是暗中对林晓月出手,现在全世界谁不知道龙腾集团要整死云生集团?”

“有关系。”

许静在电话那头愕然,显然没想过杜扬这么痛快就说了内幕,声音顿时干涩了一些,“你确定?”

“你这样分析之后,我觉得没准真是两大集团在斗。”

“杜扬,你耍我?你知道耍我有什么后果吗?”许静怒吼。

杜扬嘴角弯起,愉快地说:“我还没耍过警察,有什么后果?”

耍过两个字,说的很随意,却让许静握紧了手机,伸手摸了一下脸颊,滚烫的。

被挂了电话,杜扬还是一脸无辜,只觉得女人心情果真跟天气一样。

下班时间,按照跟林晓月的约定,杜扬往办公室走去,敲了下门,刚好林晓月正在打电话。

林晓月脸上带着礼节的笑意,声音平稳,“周总,这批原料是我们之前就定好的,已经全额付款。我们合作五年了,一向重视信誉,你现在不能按时交货,这让我很为难!”

电话那头的人不知说了什么,杜扬见林晓月的脸色开始变了,“自然灾害?我我怎么不知道最近哪里出了什么大灾?”

又说了几句,林晓月挂了电话,脸上的笑立刻逝去,盯着桌上的文件,突然怒不可遏,拾起文件摔到地上。

杜扬看着距离自己不到一米的文件,伸手捡起来,想着该怎么开口安慰一句,林晓月先开口了,“墙倒众人推,我终于体验到了。”

杜扬想了想,走上前把文件放到桌上,转过桌子,站在林晓月面前,“没有到最后一刻,谁也不知道胜利在哪方!”

“我该妥协吗?”

“那要看你想妥协吗?”

.

(面对危机,杜扬又有什么特别的办法?更多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后续章节!)

【由于这里有字数要求,想更快更多阅读完整内容的,请关注薇信公众号:睡前偷偷看,然后回复数字:33,即可获得后续】

相关资讯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