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小孩患上恐怖怪病,竟喝人血续命差点被杀死

今日头条  2016-07-17

静夜中那东西的动静虽小,我却早就察觉到了它。

我不漏声色的侧身躺着,手指却早已经悄悄伸进衣服里摸到了一道符纸。

那是一道引雷符,这样的符纸存世稀少很是难得,纵使是我家也没有几张。

爷爷实在担心我,才将引雷符给了我一张。

房梁上的怪胎观察了我一会儿,确信我睡熟了,弓起身子像猫一样伸了个懒腰,随后如一道箭一样朝我射来!

与此同时我也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跳起来,左手握着引雷符右手抄起桃木剑,木剑在手,我竟本能的挥动剑锋在空中划过一个圆圈,剑尖在圈中一点,随即刺破虚空猛的朝那怪胎刺去。

怪胎从未见过桃木剑,本没把那根木棍放在眼中,但谁知那剑锋一抖竟将周遭气流带的震动起来,虽然威力不大,但怪胎一惊之下改变了下落的方向,就地打了一个滚就跳到了别处。

能使出这样一招,我也是始料未及。

这一招名为套月,是闲暇之余林潼经常耍的剑法中的一招,我从旁看过好多次。

本觉得林潼那路剑法舞的软绵绵的没有力气,本以为没什么大不了,但林潼一个剑花甩出,那剑意带出的力道竟使得空气扭曲凝结,且剑刃划过许久那力道都在空中经久不散。

自此我才开始认真看林潼的剑法,可他漫不经心舞着剑,说是在教我吧,但他从来没有把剑招拆解开来跟我仔细讲过,说不是在教我吧,林潼的确是经常都会舞一遍那套剑法。

就这样我一遍遍的看,林潼一遍遍的舞,虽然我没有练过剑,这套剑法其实已经在我心中深深埋下。

怪胎在地上徘徊着,虽然不敢贸然上前但也不愿意轻易离去。

它的嘴里还残留着一股子血的味道,随着怪胎逐渐长大,母鸡的已经不能满足怪胎的每日所需了,它需要更多的,新鲜的滚烫的血液!

“嗷——”怪胎扯着嗓子喊了一声。

它两只手按在身前,双腿一下子蹬的笔直,就这样像一颗炮弹一般朝我射出。

我急忙躲闪,仓促之间撞翻了一个柜子,发出一声巨大的响动。

眼看怪胎和自己近在咫尺,我急忙挥动桃木剑,但却再无法使出能令空气震动的剑招。

“小小!”突然,房间的们被打开,男孩儿气喘吁吁的冲进了屋,三两步跑到怪胎身旁将其一把抱在了怀里。

怪胎正发狂哪里愿意被男孩儿抱着?

它在男孩儿怀里拼命挣扎,尖锐的指甲划破了男孩儿的手臂。

“放开它!”我喝了一声,手中的引雷符就要往怪胎头上贴,男孩儿一惊赶忙转过身去,用尚未发育成熟的瘦弱身躯护住了怀里的怪胎。

虽然这保护微弱,但却是实实在在不假思索的庇护。

怪胎却没有理会男孩儿的庇佑,闻到血腥味儿的它扭头一口就咬住了男孩儿的胳膊。

霎时间血水顺着男孩儿的手臂流下,怪胎咬的力道极大,男孩儿瘦弱的手臂几乎被撕扯的变了形。

可他却只是皱了皱眉,咬着嘴唇一言不发,另一只手试探性的抬起抚了抚怪胎一头乱糟糟的头发。

怪胎吃的欢,没一会儿那瘪瘪的肚皮就被血液灌满。

它吐出男孩儿的手臂,四肢着地爬到一旁团起身子,眯缝着眼看着我和男孩儿。

“小小,乖… …睡吧。”男孩儿并没有因为手臂上狰狞的伤口动怒,他依旧语气温和的说着。怪胎微微点了点头,盘的又紧了些,没一会儿就沉沉睡去。

这怪胎的盘起身子睡觉的动作举止像极了猫,而且刚刚攻击的时候喉咙里的声音也像猫叫。

男孩儿转身走出去,用一块儿干净抹布想包一下伤口,抹布还没接触到伤口,我就劈手夺下,紧接着我掏出一卷儿纱布,拉住男孩儿的手开始包扎。

男孩儿楞了一下,勉强一笑。

我忍不住内心的疑惑,问道:“那是谁啊?你留这么个妖孽在家里干什么,你知不知道养虎为患?我这引雷符很的厉害,可以替你……”

“小小是隔壁家的小孩儿,家里人都死了,我不留他他也会死。”男孩儿有些着急的打断了我。

看着男孩儿眼睛里闪烁的慈悲,我自觉的收起了自己的后半句‘可以替你除掉它’。

“随便你吧。天黑了,我们去接你哥哥回来吧。”我一边说一边在纱布上系了个结。男孩儿看着包扎好的手臂一笑,拉着我走到了饭桌前:“你叫什么名字?”

“一生。你呢?”我一边吃着菜一边说道。

“我… …我还没有名字。哥哥叫我木木,你也这么叫吧。”

我听到这里一愣,这男孩儿少说也得有十几岁了,怎么会没名字?不过我也没问,吃罢饭我拿起法器跟木木一起去喜神客栈。

再次见到哥哥的尸体,木木虽没有上次那么激动,但心里肯定是不好受的。

我号令起尸体,一人一尸这样一前一后的走着,没一会儿就回到了家里。

我高喝一声:“喜神归为!”,随后吹了三声螺号,最后一声螺号的回音消失之时,原本站立不动的尸体一下软到在木木事先准备好的棺材里。

做完这一切我本可以走了,但我却偏偏多嘴问了句:“你家都有三具尸体了,为嘛不下葬?难不成觉得逢年过节祭拜一下方便所以要留在家里?”

我本是一句玩笑话,木木却认真的回答:“我们家的祖坟本在山阴,可是现在已经进不去了。”

“为啥?”我又问。

木木犹豫了一会儿,眼神闪烁像是在做心理斗争一样,良久,他抬起头郑重的盯着我的眼睛说道:“你这么厉害,还有那个引雷符,能不能帮我一个忙?”

我这毛头小子从没被人说过厉害,此时木木一夸我我心里乐开了花,也就不管三七二十一满口的答应。

“没问题!”

听到我这么说,木木脸上的阴郁瞬间一扫而光,笑着说道:“太好了!张家终于有救了!”

木木一边笑一边跟我说有关张家的事情,我听着听着,心里被木木夸奖的喜悦很快就消散的无影无踪了,取而代之的是一阵阵懊恼。

要是有的选,我肯定会收回自己那句‘没问题’!

我非常后悔答应下来,因为要救张家,实在是凶险无比!

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凶险至极的事情呢?

阅读精彩下文,敬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ckread,回复数字: 318,自动获取全本内容。

相关资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