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夜读 | 掷果盈车说潘安

千字文书法  2016-08-31



17岁时,他驾马车出游洛阳城,引起全城女性群起围观,并投掷水果表达爱慕之情。“掷果盈车”“掷果潘郎”等成语,由此发轫。



他就是貌比潘安”的主人公。潘岳,也就是潘安(247年―300年),字安仁,西晋著名文学家。


出身儒学世家的潘岳,少年时随父宦游河南、山东、河北,青年时期就读洛阳太学,二十余岁入仕,供职权臣贾充幕府,后历任京官,因作赋颂扬晋武帝躬耕藉田显露才华,被当权者所疾,左迁河阳县令,十年郁郁不得志。


潘岳才貌双全,美姿仪,少以才名闻世。他是中国古代历史上有名的美男子,“惟愿生得潘安貌,胜过子建八斗才”。19岁时,他与同为美男的夏侯湛同游洛阳,风头出尽,留下”“连壁接茵”的故事。“夏侯湛,幼有盛才,文章宏富,美容仪,与潘岳同车接茵,京师称之为‘双璧’”。


潘安这个名字广为人知,还有一个美好的故事。



潘岳出任河阳县令后,命令全县种桃李,浇花息讼甚得百姓爱戴,遂有“河阳一县花”之典故。唐白居易有文:“潘岳为河阳令,满植桃李花,人号‘河阳一县花’。”后遂用河阳一县花、花县等用作咏花之词,或喻地方之美,或赞地方官善于治理。这是潘安的政绩之一,虽有文人个人主观上的雅好,客观上也对民生经济有所促进。庾信《枯书赋》:“若非金谷满园树,即是河阳一县花。”


杜甫写过一首《花底》诗:“恐是潘安县,堪留卫玠车。”后世遂以潘安称焉。卫玠,字叔宝,风神秀异,是一个不下于潘安的美男子。卫玠乘羊车入市,见者以为玉人。也只有春风中的桃李,以及才貌双全的潘安,能和丰神俊朗的卫玠交相映衬。


待到再回洛阳任京官时,恃才傲物的翩翩少年,已是两鬓染霜,饱尝宦海艰辛。史载他“性轻躁,趋于世利,与石崇等谄事贾谧,每候其出,辄望尘而拜。与石崇、陆机、刘琨、左思并为‘贾谧二十四友’,潘安为首。孙秀当政,遂夷三族。”潘安的母亲经常劝他不要趋附不已,他虽口头受教,却始终改不掉。



孙秀不过是个小吏,潘岳的父亲曾做过他的上司,潘岳看不惯孙秀为人狡黠经常鞭挞他,孙秀得势后,遂罗织罪名说潘岳和石崇等人一起造反,于是被诛灭三族。孙秀当上宰相后,潘岳在朝堂上遇见他,问道:“孙令还记得当初吗?”孙秀回答:“中心藏之,何日忘之!”潘岳于是自知不免。当初被收押,石崇和潘岳都不知道对方也在其中,石崇已经押往刑场,潘岳后至,石崇对他说:“安仁,怎么你也来了!”潘岳回答道:“可谓白首同所归。”


此前,潘岳作过一首《金谷诗》云:“投分寄石友,白首同所归。”当时写彼此友谊,谁料竟一语成谶。

 

32岁时,仕途一直不顺的潘安,头上添了几缕银丝,当时正值秋天,他借古人宋玉、贾谊悲秋的典故写下了《秋兴赋》,其中有这样两句:“悟时岁之遒尽兮,慨伏首而自省。斑鬓髟以承弁兮,素发飒以垂领。”后以“潘鬓”谓中年鬓发初白。南唐后主李煜名句:“一旦归为臣虏,沈腰潘鬓销磨。”用的也是潘安的典故。



潘岳在政治和为官方面也颇有建树,潘岳对妻子杨氏也一往情深,他和妻子杨氏12岁订婚,相爱终身,感情至深。杨氏死后,潘岳一直不能忘情,再未娶妻,于是有了“潘杨之好”,形容夫妻恩爱。

 

如彼翰林鸟,双栖一朝只。如彼游川鱼,比目中路析。”“床空委清尘,室虚来悲风。独无李氏灵,髣髴覩尔容”“落叶委埏侧,枯荄带坟隅。孤魂独茕茕,安知灵与无。”……为怀念杨氏,潘岳写了三首缠绵凄恻的《悼亡诗》,开悼亡诗之先河。


陆才如海,潘才如江”。潘安在文学上的成就很高,与陆机并称“潘江陆海”。



诚如《秋兴赋》所说:逍遥乎山川之阿,放旷乎人间之世。悠哉游哉,聊以卒岁。”寥寥数笔,勾勒出一个令人神往的人生境界:逍遥游荡于山川江湖,率性行走于尘世之间,就这么随心任性,悠然度过浮生华年

 

可惜,再多的梦想,也敌不过冰冷的现实。当潘岳被押赴刑场之时,可曾想起自己写过的这篇文章,可曾记得曾经有过一个平淡而美好的梦想?





相关资讯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