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媒:中国农民在俄远东耕种 引发当地居民不满

参考消息  2016-08-07

李成斌(音)和儿子李鑫(音)耕种着这片面积82英亩(约合495亩)的土地。这块地是他们租来的,位于跨过中国边境的俄罗斯远东地区的克拉斯诺亚尔斯克村。

参考消息网8月7日报道美媒称,来自中国的62岁农民李成斌(音)驾驶着一辆笨重的俄罗斯拖拉机不停地绕着圈,圆圈越扩越大。他在耕犁一片土地以让它适于播种,同时他也欣喜于这片未曾开垦过的土地——几乎荒无人烟的俄罗斯远东地区给他带来的机会。

据美国《纽约时报》网站8月2日报道,李成斌和儿子现在在俄罗斯耕种的这片土地接近82英亩(约合495亩),他说在中国他从来不曾有过这么大一块地。中国农民拥有的土地绝大部分都不超过2英亩(约合12亩),李成斌在黑龙江的家庭农场规模甚至更小。他们是通过当地的一名女子获得了这些土地的使用权,这名女子租下了之前由当地国有农场拥有的土地,让李成斌及其儿子李鑫(音)耕种。作为回报,他们给她交一些钱。

报道称,俄罗斯远东地区土地上耕种的中国农民在莫斯科和俄罗斯西部其他城市的民族主主义者心中引发了极其强烈的担忧,他们担心中国人不声不响地“接管这些土地”。这是一种长期存在的执念,尽管中俄两国关系日趋紧密,这种想法依然盘踞在许多俄罗斯人心里。

但在远东地区,当地官员和许多居民虽然抱怨说难以适应中国人的工作习惯,却还是倾向于把中国及其数量庞大的勤奋劳工视为开发常被莫斯科忽略的贫困地区的最大希望。

“我们自己的人民都被惯坏了,”当地议会负责人柳德米拉·沃龙说,“男人们酒喝得太多,不想工作……当地人可以从中国农民身上学到很多东西。”

至于究竟有多少中国人以全职受雇于俄罗斯土地所有者的劳工、季节性劳工,或者租赁土地自行耕种的农民的身份在这一地区工作,沃龙说目前还没有相关数据。但她表示,在最初由斯大林于1930年代下令兴建,以作为犹太人的未来家园的这一地区,有一点非常清楚:“中国人比犹太人多得多。”

沃龙所在的地区总共有1716名俄罗斯人,犹太人家庭只剩下两个,其余的都搬到了以色列或其他地方,但这里却生活着数百名中国人。

沃龙的女儿、当地行政长官玛丽抱怨说,许多中国人不办理登记手续便开始工作,还“睡在田野里”。但他们的工作热情也让她称道:“他们工作起来像疯了一样,”她说,他们把以前没人开垦过的土地变成了肥沃的农场。

报道称,然而本地人(其中不少是酗酒者)却没有那么热情,他们埋怨中国人起得太早,使用太多化肥,过度使用土地。最近,地区政府收到一个愤怒的男性居民送来的视频,里面是中国人耕种的土地,上面布满青灰色的粘稠物质,据说是水利灌溉出现错误和施用化肥导致的。

自1991年苏联解体后,中国人开始大批渡过黑龙江,到俄罗斯发展农业,农垦潮基本不受控制,令莫斯科的民族主义政客发出抗议的呼声。电影导演斯坦尼斯拉夫·戈沃鲁欣拍了一部电影,警告说中国正在“接管这块土地”,还写了一本书,称远东地区正在被“大规模中国化”,不久后这里会变得俨然是中国人的天下。

而海参崴远东联邦大学学者伊万·祖恩科从事研究中国人参与俄罗斯农业的情况。他认为,那种对中国人不可阻挡的涌入,侵占俄罗斯远东土地的担心,是基于民族主义者的编造,而不是基于现实。

报道称,俄罗斯有太多闲置的土地,部分是由于地理原因。它的远东领土面积相当于整个美国领土面积的三分之二,但只稀疏地分布着610万人口。远东地区经开垦的土地大部分位于中俄边境相对肥沃的一片狭长的地带,自1990年到2006年,这样的土地减少了将近60%。俄罗斯村民纷纷离开,去别处寻找工作,留下大量肥沃土地无人耕作。而在边境另一侧的中国,正好相反——人口激增,就连最贫瘠的土地也被耕种,还有数百万农民没有土地。距离此处约50英里,黑龙江另一侧的中国黑龙江省有3800万人口,是犹太自治区人口的200倍。

李鑫今年35岁,10年前初次来到俄罗斯务农。他学了一些俄语,和当地女子妮尔娅·泽卢特斯卡娅开了一家养猪场。他和他的父亲,以及一位叔父如今和泽卢特斯卡娅和她年轻的儿子一起,居住在一栋破旧的农场建筑里。

他说,随着猪肉价格下降,他们的养猪业也是举步维艰,他开始转向大豆种植业,因为大豆容易生长,在中国需求很高。他的父亲在黑龙江靠一小片农田勉强维生,三年前和那个叔叔一起来到俄罗斯,和儿子一起干。

李鑫说,俄罗斯是个“艰苦的地方”,特别是在冬天,但是这里也带给他在中国永远无法看到的前景。“中国人太多,我这样的人在那边没什么前途。”

相关资讯

3